歡迎使用全站搜索,搜索好詞,好句,好文。

电竞比分网电脑版:《讓子彈飛》經典影評

影評

007电竞比分网 www.ualwds.com.cn 《讓子彈飛》經典影評

更新時間:2019-10-08 20:06 手機版

《讓子彈飛》經典影評

  一個好的導演應該牽著觀眾的鼻子遨游,而不是單純的哄他們開心,或者裝姿態耍腔調,這也正是姜文超過馮小剛、陳凱歌等人的地方。第五代導演曾被稱作最叛逆的一代,今日卻都已經循規蹈矩泯然眾人,唯有第六代的姜文舍得一身剮,敢于扯開大旗登高一呼:老子要鬧革命,統統向我開炮。

  結果這一回姜文賭贏了,不但能把錢掙回來,也沒辱沒自己的尊嚴,換句話說就是“站著掙錢”?!度米擁傘吠庵昧碩嘀稚桃燈睦?,包括明星扎堆、影帝飚戲、爆裂槍戰、葷腥幽默,這些都不見得能為電影直接加分,卻無疑是最好的外加包裝。電影的內核部分則是典型的姜文風格:充斥無邊的黑色幽默,對人性的深度透析,對時代的反諷批判都裹在里面,倘若說其他導演的作品是家常小菜,是速食快餐,那么姜文的電影就好比是山珍,不但富有嚼勁而且能惡補,直至補地讓你鼻孔流血。

  姜文是個不折不扣的形式主義者,他的電影總習慣性地勾勒出一個封閉的區域,再由外入者打破這種微妙的平衡。在《讓子彈飛》中,鵝城就是這么一個區域,惡霸盤踞、百姓受欺而麻木不堪,“鵝”在這里極富象征意義,它直接性地隱射了當地百姓:愚昧、無知、懼怕、軟弱和笨拙,而鵝在英文中亦是愚笨的代名詞。張牧之的出現驚醒了這群鵝,但他們的態度也僅止于自保和觀望,并沒有什么實際的行動,直到張牧之砍下了傀儡黃四郎的人頭,這些人才蜂擁而入碉堡——這種行動絕不是為了反抗,而是為了掠奪,姜文就是這么幽默地凝視著人的卑微與貪婪,與《鬼子來了》中的諷刺一脈相承。

  黃四郎這個形象的出現,也意味著鵝城?;姆?,根本是個窮山惡水,鵝城的境遇讓人想到《光榮的憤怒》中的黑井村,不過黃四郎更像是個非典型的惡霸,他喜歡撇幾句英文、玩日本長刀,更喜歡背地里玩兩面三刀,替身的出現應和了這種明暗變化,也讓人物變得更加立體和復雜。樹立了這個既得利益者,張牧之的出現就與他形成了鮮明的對立,兩人的一見面就顯得劍拔弩張,并從此延續著這種一觸即發的張力,事實上兩人的矛盾是不可調和的,于是馬邦德的存在就顯得極為必要,他是個充滿了彈性的人,既能與惡霸聯姻又能與土匪合伙,便順理成章地成為了二者之間的攪棍,有著四兩撥千斤之效果。姜文對馬邦德這個角色的塑造應該說極為精彩,除了讓他展示層層騙人的假面之外,還讓他最終死在堆積的白銀之中,暗合了“人為財死,鳥為食亡”的道理。

  正是這樣緊張的人物關系促成了故事張力,不管是何等地爾虞我詐、偷梁換柱,都只能讓氣氛再繃緊一些。三人飚戲是中國電影史上難得的段落,姜文的篤定、葛優的圓滑、周潤發的狠辣相形宜章,鴻門宴自然是名副其實。在國內國內大導演紛紛選擇“冷靜”、“克制”的表演模式的時候,姜文毅然反其道而行,采取了過火夸張化的表現,這種別出心裁的操作配合著荒誕化的場景,又顯得異常和諧。舞臺劇的痕跡充斥在電影的很多角落,譬如陳坤帶著團練夜襲縣府,人物在二樓上來去開槍,忽又集體消失,只剩一個空鏡頭,不但像劇場中的“過幕”,又像一種寫意化的留白,和那句“讓子彈飛一會兒”異曲同工。

  很多人會指責電影中布景簡陋、不合史實、表演過火、焦距不準之類,其實我們應該換個角度來思量,《讓子彈飛》是置身于一個荒誕情景里的故事,從開始馬拉火車奔馳開始就注定是個肆意揮霍的空間,而鵝城的布景空曠而整齊,徒留一群蹣跚的鵝,便是為應和這種異質化的感官。很明顯姜文要的并不是寫實,而是虛化的空間,寫實過多反而會打破這種夢幻的色調,令劇情發展變得突兀。焦距模糊、色調的飽和正是為了虛化環境,格局封閉正是為了淡化歷史,只有架空了鉗制故事的一切,電影才能在姜文的掌控下做到自如暢游,姜文永遠比觀眾聰明的多,只是有些人看不到。

  《讓子彈飛》擁有很多我們熟悉的東西,包括半個世紀前賽爾喬·萊昂內慣用的,如今已被丟棄的面部大特寫,遺憾的是這反過來被人作為攻擊“表演過火”的例證,那只能證明某些人未曾看過或喜歡那個年代神奇的西部片。片中的張牧之兄弟七人橫刀立馬,絕對是來源于對《七武士》的借鑒;剿匪之前幾個大佬踱步登臺,響起的赫然是《桂河橋》中的口哨版《波基上校協奏曲》;久石讓在《太陽》中的配樂于影片首尾再度出現,似乎比在前作中更和諧,當真屬于節省資源的有效利用。當然電影也有些不盡如人意之處,主要表現在中段人物對白過多,言語太多葷腥的惡趣味,讓人有些分不清是姜文的幽默還是馮小剛的幽默,不過幸好姜文及時鳴槍自省,將故事又拉回了正規。

  每個人都會做自己的白日夢,雖然它根本不真實,卻讓你留戀萬分?!度米擁傘肪褪欽餉匆懷∶尉?,它將我們奢求精氣神近乎飽和地注入其中,風馳電掣,狂行飛奔,既讓人愜意又令人著迷。張牧之無疑是個很完美的形象,他干練、剛強、正義、沉靜,霸氣十足卻也粗中有細,面對層層險局和窮山惡水,他精于謀劃并最終翻云覆雨,自然是相當令人解氣的故事。不過姜文不會停留在這樣的意淫,他接著筆鋒一轉,榮耀又化作虛空,英雄也變得落寞,進而使兄弟和女人離去,只剩了一個形單影只的孤家寡人,白日夢瞬間變成了黑色童話。我亦不懷疑姜文是有私心的,因為他把那個最單純美好,近似白色野合花的角色留給了自己的妻子,而周韻也樂得接受這份禮物,很好地詮釋了這個角色。